首页 »

外卖小哥被“差评”,为何网友反竖大拇指?

2019/9/11 22:23:00

外卖小哥被“差评”,为何网友反竖大拇指?

快递小哥被投诉见怪不怪了,不过有一名送外卖的小哥,才工作10多天,就已被客人投诉、被商家“封杀”……然而外卖平台并没有开除他,网友甚至给他竖了大拇指。

 

被差评的小哥

 

他叫刘之翔,去年12月26日刚加入外卖小哥的队伍。

 

工作没几天,刘之翔抢到一单外卖,没想到收到了客人长长的一段投诉:“差评,严重差评,不是我歧视聋哑人,今天收到快递(注:外卖),送来的饭菜心里满满高兴,结果快递人员掏出一张残疾证意思还让我给他捐点钱,本就有好好的工作,还顺便讨口,这种做法真让人厌烦。有本事找个工作把自己养活……”

 

送外卖的是聋哑人,还掏出残疾证让自己捐钱?果真这样的话,似乎值得一记差评。

 

商家也在投诉后追加称,已向公司投诉,并表示,“绝对不会再有聋哑人送餐了。”

 

然而,真相经过还原之后,却让这条差评显得很尴尬。

 

原来,刘之翔将外卖送给客人后,将挂在胸前的工作牌递给客人,但对方连工作牌上的字都没有看,就挥手让他走。

外卖平台也猜测,客户大概是因为平时有过被聋哑人出示残疾证或者其他牌子乞讨的不愉快经历,所以一看到刘之翔掏出的牌子上写有聋哑人的字样,就习惯性地认为,这是聋哑人在乞讨。

 

如今,这一差评已被客人删除。

 

受到网友力捧

 

真相出炉之后,大家普遍对自食其力的外卖小哥表示赞赏,并对投诉人进行了反思。

 

@十三柏词 觉得投诉应该更加慎重:“外卖小哥不容易,麻烦看清楚了再做评价。可能因为你的一个投诉,就会导致别人失业,多一分理解和包容吧。”

 

@拾贰僧有感于聋哑骑手被差评说:“我们身边永远不缺真相,我们缺少的是耐心和善良。”

 

不得不说,不分青红皂白就差评、投诉,的确太冲动了,难怪网友们这次“站”外卖小哥。@祁驴 批评说:“没弄清楚就乱给别人差评,这样的客户不是眼瞎,是心瞎。”至于煞有介事的投诉内容,@大大大人了 表示不能理解:“还胡乱编写人家‘态度恶劣,不给不行’,是不是有迫害妄想症啊?”

 

不过,一味苛责客人给差评,也不公平。其实,这种猜测的背后,还是“聋哑职业乞讨人”现象恶意消费了公众对残障人士的爱心。

 

对此,网上早有人表示不满了。@原来是秀吉啊表示:“因为真的有这种人,在各个肯德基麦当劳要钱的,而且还不晓得是不是聋哑人。那些人才是真的讨厌。”@左撇子大侠 也能理解客人的苦衷:“没看清楚就觉得是乞讨,是有原因的,我以前每次看到这个牌牌在我眼前一亮,多半就是叫我掏包包。”

 

@宝宝皮卡丘-  则从平台方面考虑,探讨聋哑人做外卖小哥的可操作性:“从职业标准角度考虑,我挺担心他的安全,骑个电动车在马路上,有听不清汽车喇叭等一系列的问题。关于聋哑人送外卖,核心不是差评不差评,而是负责的外卖平台是否失职。”

 

聋哑小哥不止一次被投诉

 

聋哑外卖小哥人数不算多,但已经不是第一次“上头条”了。

 

去年11月28日,@hey你爱吃青椒吗 的一条微博,也一度引发关注。

 

她在微博上说:“点了外卖之后有几个电话打进来就挂,当时以为是恶作剧什么的,还在办公室发脾气骂脏话。结果刚刚清理手机短信时看到了外卖员的信息,差点哭了。原来外卖员是一个聋哑人,打电话是提醒用户外卖到了,不说话是因为说不出话所以挂掉。”

媒体找到了这名外卖小哥于亚辉,他表示不止一次被投诉:“送餐时,取好餐后我会先给顾客发短信,短信都是团队事先编辑好的,改几个字发出去就可以,有些顾客没有看短信的习惯,我只能拨通了就挂断电话,可也因为这样,曾经被投诉过。我平均每天30单,说不定下个顾客就是你,请在投诉或差评之前,确认是否收到我的短信。”

通过于亚辉和刘一翔的事例不难看出,残疾人士在就业过程中,或多或少都会遇到类似的问题。

 

于亚辉曾经在南京、杭州等多地找工作,但因为身体原因,很多单位都婉拒了他。最终加入外卖团队,他很珍惜。刘一翔找了快半年才找到一份“外卖小哥”的工作。刘之翔说,他不想浪费时间,希望靠劳动过上能养活自己的生活。

 

别说这种靠体力谋生的职业对残疾人士不够友好,其他很多职业,也有一些躲藏在“暗处”的歧视。

 

比如,福建一名残疾人教师林传华,参加当地公办教师统招,总成绩第一,却因身体残疾无法被录取。连江县教育局表示,此举是依照省教育厅颁布的体检标准来执行。

 

还有,在深圳已经生活了近20年的盲人肖光庭,想通过人才引进政策入户深圳,但因体检不合格,一直无法落户。

 

残疾群体期待更好的就业环境

 

我国是人口大国,约有8500万残疾人群体,如何更好地保障他们合法的劳动权利、提供更公平的就业环境,是一个社会命题。

 

《残疾人就业条例》明确指出,县级以上人民政府应当将残疾人就业纳入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规划,并制定优惠政策和具体扶持保护措施,为残疾人就业创造条件。

 

众所周知,不少残疾人通过残联等渠道,找到了一份谋生渠道,但政府提供工作的机会,远远无法满足这个群体。如何在社会上营造更公平的环境,更是政府部门需要经营的。

 

比如用“体检”作为挡箭牌的现象。《新京报》建议,残联等相关机构应为残疾人做主,提请政府法制部门对“体检标准”的合理性进行审查。

 

比如出台残疾人公益诉讼制度,以有效保障这个弱势群体的合法权益。

 

比如更好地提供“信息无障碍”服务。去年12月,来自全国的200多名听障人士将一封名为《关于快递行业为听障人士提供无障碍服务的建议信》发给国家邮政局,希望快递业普及短信服务,从而保障听障人士应该享有的无障碍待遇。时评作者陈进红认为,当公共服务体系更加细致入微,扫清沟通障碍,制造更多便利,才可能最大程度地消解沟通不畅而造成的误会和伤害,让每个人都有被温柔对待的可能,用技术的提升和制度的保障更好地留存人与人之间的温暖。

 

《南方都市报》也建言说:“以外卖平台为例,能否设计成消费者下单时就可选择存在听力障碍的送餐员,允许他不那么赶时间,速度稍微慢一点。前提自然是这种提示经过了送餐员允许,且系统不显示全名。充分保障隐私,同时减少误解。”

 

要想真的让残疾人融入社会,不能仅仅依靠一部《残疾人就业条例》,提升公众对残疾人士的接纳度,需要所有人平日的点滴善举。